翔君的雙下巴

V6 嵐 News

Tokio kinki kids

坂長 告白(完)

在上數學課的時候鑿開的腦洞

給點意見吧(。 ˇ‸ˇ 。)














-----正文-----


「我喜歡你。」

雖然是意料中的話,長野卻沈默了起來。




吶、你倒是給點回應啊!


兩人面對面的站在樂屋已段時間,當坂本鼓起勇氣告白後換來只有時不時瞄向自己的視線。

「那麼、你只是想要表達你喜歡我而已?還是?」長野突然打破了沈默眨著眼看著稍微高出自己一點的坂本,貓唇翹著,微笑。引誘的語氣,顯然只有「我喜歡你」是無法滿足黑長野的。

「我、呃、長野さん,阿不對我幹嘛突然用敬語,我!請、請跟我交往!」坂本突然混亂起來,手腳亂揮,像是在跳著什麼儀式的舞蹈,不成句的斷字惹的長野不小心笑了出來。

「我餓了。」

「欸?啊,好,我們去吃東西吧。」坂本眼睛瞪得老大一臉呆滯,緩緩的點頭。

「嗯我想吃你做的拉麵,去你家吧。」長野拿起坂本放在桌上的鑰匙,連包也不拿,自顧自的說著然後走出樂屋。

「咦?不對,博你還沒回答我!我、我們到底是?」等坂本回過神的時候樂屋門已經靜靜的合上,坂本迅速拿起兩人的包就是一個百米狂衝,奔到長野身邊。

但長野也沒有回答坂本的任何問題,只是轉著坂本的車鑰匙,然後笑著。

「博—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交往啦?」坂本皺著眉頭一臉委屈,完全搞不明白長野在想些什麼。

長野突然在車子前停了下來,轉頭看著坂本。

「不告訴你。」然後在坂本的右臉留下一吻,打開車門,一如往常的坐上副駕的位子。

真是的。

坂本也跟著坐上了車,「副駕,現在要怎麼走?」每天走的路,不可能不知道怎麼走,坂本卻硬要玩節目的梗。

「就是這裡!這裡右轉!」

「這裡明明是要左轉!」

「你看你明明知道還問我!」

「我這是在考你,你都來過多少次了,還不記得怎麼走!」

「我也是在考你!你自己的家你還不知道怎麼走!」

兩人隨著由綠轉紅的信號燈而沈默,接著相視、大笑。

剛健 關於戴不戴套(完)

剛剛內容竟然被屏蔽(。 ˇ‸ˇ 。)

快哭死了

其實我也不太知道要怎麼用文字然後點一下到文章(。 ˇ‸ˇ 。)

那個叫什麼 超連結(?

好吧我很笨(。 ˇ‸ˇ 。)

求有經驗的教我(。 ˇ‸ˇ 。)


這篇是參考20140820少年俱樂部PREMIUM寫的

附上av號 2861866

平常黏膩膩的兩人 一下子距離拉大看的我心塞塞的

他倆這樣的距離成功鑿開我的腦洞(?

怕文章的有人點不了(像我)所以放了個在評論

請食用⁄(⁄ ⁄ ⁄ω⁄ ⁄ ⁄)⁄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64/sh/f9e3a069-314e-4e80-af2a-67b5698ecf6e/ef5d9c36317b7dc7949a1301b136fa65

井准 1

標題目前還沒有想好( ・᷄ὢ・᷅ )

第一次把自己的文丟上來

有點害怕(#

我寫文基本上是為了自己

有了讀者會很開心會更有動力

給個小心心給個評論都是動力來源(。 ˇ‸ˇ 。)

正評負評都來吧我想進步!

好的、以上。











-----正文-----






「下去點,ㄧ、ㄧ!」

早上六點,太陽才微微露出了臉,特種部隊卻早已跑完每天的五公里晨跑,畫了線的水泥地上他們背著重達十公斤的裝備,伏地挺身,而站在他們面前的是整個軍隊士兵後怕的—岡田准一,位在少尉的他負責的是帶領這個二十人的特種部隊。

岡田的手壓在一個一等兵上施了八成的力,讓一等兵的臉整個皺在一起,因為他剛剛稍微的偷懶,讓大家都維持著下的姿勢遲遲不能起來。

「二。」三分鐘過後他們才聽到夢寐已久的二,打直了手臂,汗隨著頭髮滴落。

早上七點十五,原本早該結束的晨練因為認真過頭的岡田延續到現在,而在五分鐘前原本該出現的人因為睡過頭現在才出現。

「小准!超過晨練時間了啦,今天怎麼又這樣了,啊抱歉抱歉我今天睡過頭了。」井之原頂著鳥窩頭,還來不及換上他的少將服,身上還是他當作睡衣的灰色衛生衣褲。朝著士兵致了歉意後加快了腳步前往岡田身邊。

士兵們聽到熟悉的聲音瞬間鬆了一口氣,原本在做仰臥起坐的他們一個一個停了下來。

岡田看了眼跑過來的井之原,扁了扁嘴,視線再次回到士兵身上。

「偷什麼懶,我有說停下來嗎?」岡田看著已經累癱在地上的士兵吼道,原本因為井之原而舒展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士兵立馬緊繃起來。

「好啦好啦,晨練時間過了啦,我們去吃早餐也讓他們去吃早餐。」比岡田高出個額頭的井之原揉了揉岡田的頭髮,不經意的動作卻讓岡田的耳根瞬間發紅,明明不特別溫柔的聲音在岡田耳裡卻比上將的話還重要。

「解散。」岡田抬頭看了眼井之原,笑彎的眼睛,眼角笑紋透著溫柔,輕輕嘆了口氣,耳根還帶著紅只能面帶兇色來掩飾自己的害羞。

當岡田ㄧ說出這兩個字,士兵瞬間放鬆身體、恢復了體力,立馬狂奔到岡田的視線以外以免他反悔。

井之原掛著他特有的微笑看著岡田,「你先去房間沖澡我幫你把早餐拿過去。」然後就往食堂方向走去,可惜,井之原是背對著岡田的,沒有收藏到岡田勾起的嘴角。

井之原熟門熟路的將岡田房裡的矮桌搬出來,將兩份早餐放在上面,說了句「我開動了」然後開吃。

岡田穿著短褲和黑色背心,肩上掛這條半濕的毛巾,髮梢的水滴不斷滴在上面,一踏出浴室便把水氣帶了出來。


「唔、終於出來了,怎麼又沒把頭弄乾。」井之原咬著筷子,一手抓住雙腳腳踝,原本笑嘻嘻的臉看到岡田滴水的頭髮後立刻板起臉。

為了讓話癆安靜岡田意思性的將已經濕掉一半的毛巾在頭上胡亂抹了一下。

「真是的,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要把頭髮弄乾啊,不然會感冒的,你知道感冒的話多麻煩會耽誤多少事嗎?不是我要念你,你看...」井之原在岡田坐在一旁矮桌後從櫃子裡拿出條毛巾,走到岡田身後,跪坐在岡田身後幫岡田擦頭髮。

「唉、又沒關係,不要弄了啦。」岡田被井之原這自然的動作弄的滿臉通紅,扭開身子不讓井之原碰到。

「嘖、坐好別動。」井之原從背後鉗住了岡田有力的雙手,砸了咂嘴,口氣稍微兇了點,這讓岡田愣在井之原的懷裡,頭側了過去,看著不再嘻笑的井之原。

「乖。」見岡田不再掙扎,井之原又換上了平時的溫柔。

為了避免和井之原有過多的接觸,岡田打直了腰桿,跪坐在矮桌前,而井之原則在岡田身後幫岡田擦頭髮。

純白毛巾穿梭在烏黑的短髮之中,一滴滴的水珠附著在毛巾上,白、黑交替之間似乎還有抹紅惹笑了井之原。過了五分鐘左右,井之原才肯罷手,移到原本的位子繼續扒飯。


短高跟低沈的卡啦聲逐漸變大,當卡啦聲響一下岡田的心就痛一下。

「快彥,我就知道你在這裡。」穿著女式軍衣的女子也不敲門就直接打開了岡田的房門探頭進來。

士官長的標徽閃亮的掛在左胸,就在原田綾子四個字下面。


原田綾子、井之原快彥的未婚妻。